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浙江 > 环保 >

弄潮号|幼儿公托的担子,政府应该当仁不让

2018-03-09 10:36 来源: 浙江在线

312.jpg

  继前段时间小学生延迟上学、恢复晚托班的呼声之后,杭州市“两会”上出现了关于3岁前幼儿公共托育的呼声。杭州市妇联的提案建议,3岁以下尤其18至36个月幼儿公共托育服务体系建设,应该成为政府担负的公共责任。

  全面放开二孩之后,杭州迎来了新生儿总量的最高值。数据显示,2017年全国二孩数量上升至883万人。而这个数据的背后,依然存在3岁以下幼儿公共托育机构的严重缺失,民众无奈感慨“生不起”。

  细算生育这本账,3岁前幼儿的“成本”最大。调查显示,由于18至36个月幼儿公共托育资源严重不足,客观上造成了女性就业压力、家庭抚育成本和企业人力资源管理成本的全面增加。很多妈妈面对二孩命题,纠结的不是身累,而是孩子出生至进入幼儿园之前的托育无望。她们将面临对未来职场的割舍与放弃。

  与晚托班一样,3岁前幼儿的托育基本上拱手让给了市场。由此带来的家庭支出成本、女性就业压力,相当之大。一边是人口红利逐渐消失,一边是生育意向冷淡,摆在社会面前的人口问题,实际上并不完全是福利问题,而是整个社会的公共责任担当问题。这其中,政府是第一责任主体。

  其实从人口政策的调整来看,二孩新政不只是提供给社会的一个人性化福利,更是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大调整。如何让年轻的父母生得起、养得起二孩,这个题迟早要破解。

  3岁前幼儿的公共托育,既是对年轻父母生育二孩后顾之忧的松绑,也是对社会就业压力的一次解套。2017年,全国出生人口达1723万,它相对应的就是托育基础设施的建设、数百万人的就业。二孩家庭的经济负担大大减少,孩子的托育安全与受教育质量明显提高,老年人为第三代付出的人力物力成本大幅降低。所以3岁前幼儿公共托育这一步棋,盘活的是整个社会的一个庞大群体,是未来一代一代的新生孩子的整体素质,意义非同小可。

  尽管中国的家长大部分愿意缴纳合理的费用,中国迄今还处在公共托育“入托无门”的阶段。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4.1%的入托率,与发达国家50%的比例相去甚远。而民办托育机构的价格之高、安全保障程度之低,又让绝大部分家长望而却步。

  十九大报告把“幼有所育”作为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,此中之“幼”,当然包括3岁前的广大幼儿。这就需要各地政府直面社会的痛点,直面政府的公共责任。而从政府支出的成本来看,3岁前幼儿公共托育并不增加太多的财政支出。即便将托育的基本成本分摊给家长,家长也是乐于支出的。一个3岁前幼儿的公育机制,解脱的是三代人集体的沉重负担,释放的是几百万人的就业岗位,保住的是上千万年轻妈妈的饭碗。这笔民生账,怎么算都是盈的。它满盈盈的,是整个社会的获得感、幸福感。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杭州是直奔国际化的城市。这个担子,政府应该当仁不让。